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烈火英雄的数字人生 “火焰蓝”一周年送他们上热搜

2019-11-08 18:17  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字号:T|T

2019年3月,四川凉山木里特大森林火灾,27名消防队员和4名地方扑火人员殉职。牺牲的消防员中有两名“00后”。

2003年,湖南衡阳的衡州大厦发生特大火灾,20名参与灭火的消防员牺牲。

2015年8月,天津滨海新区爆炸,超过百名消防员在救援中牺牲。

……

这是一组沉痛的数字,背后是一群迎着凶猛烈火逆行的身影。

消防员的伟大在于,我们平时不会想象到他们的存在。一旦了解到他们的消息,多半是他们与伤亡擦肩而过的时刻,甚至以告别的方式被大众认识。

有人说,消防员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

在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组建一周年之际,记者走进福州、武夷山两地的消防救援队伍和森林消防救援队伍,邂逅一位位坚毅勇敢的“蓝朋友”。透过他们的故事,我们或许会更深刻地体会到,消防员所经历的生死一线之外,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

烈火英雄的数字人生

发生火灾,找消防员;头卡在铁门里,找消防员;掉进下水道,找消防员。哪里有困难,哪里有他们。消防员离我们很近,但很多故事,却不为我们所知道。

图为消防员模拟地震救援。 王东明 摄

图为消防员模拟地震救援。 王东明 摄

“人肉担架”鞠丰谦:

今年是鞠丰谦当消防“兵”的第九年。“不要急,我们下来救你了。”“你别怕,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年初一段2分40秒长度的视频在网上走红,让鞠丰谦上了头条。

“人肉担架”鞠丰谦

“人肉担架”鞠丰谦

2019年2月16日,福建福州仓山区楼房倒塌,一名女子被压在废墟下,她身下的石子将后背磨得生疼,为了减轻她的疼痛,鞠丰谦甘当“人肉担架”,配合队友将女子运出。

当时为何要挺身而出,他说:“当时我是我们那组的组长,正常也应该是我下去。”

鞠丰谦从小就很对入伍充满向往,“觉得很帅”。当兵后,被分到消防,他在心里抱怨,“为什么扛的是水枪,不是枪”。

但随着各类救援的参与,他意识到:“枪不枪的不重要,都是一种奉献。”

图为消防员在废墟里探寻生命。 王东明 摄

图为消防员在废墟里探寻生命。 王东明 摄

“黑脸教头”黄谷霖:

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有个外号,叫“黑教头”,不仅是因为其训练暴晒带来的黝黑皮肤,更是因为其严厉的训练。黄谷霖视这称谓为一种褒奖。“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消防员每天7小时的专业训练时间与1小时的体能训练,即使遇上雨天也是“雷打不动”。每年还有不少于13天被拉到生疏的环境进行野外驻训。

5千米体能训练,大纲23分钟及格,黄谷霖将及格要求提到21分30秒内。“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说我是黑脸教官,甚至叫我变态大队长的原因”,谷霖自嘲。

为了锻炼队员胆量,黄谷霖会让他们晚上上山去抄墓碑上的字。他说:“我宁可让队员平时训练时骂我,也不能让他们战时恨我。”

图为消防员空中利用绳索快速通过。 王东明 摄

图为消防员空中利用绳索快速通过。 王东明 摄

不久前,黄谷霖看了电影《烈火英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不是因为片中那些升格镜头或煽情画面等影像有多么感人,而是影片中逆火而行的消防英雄,正是我和队友们的真实写照。”

黄谷霖动情地说,人们在面对灾难时第一反应便是逃离,而消防员永远是逆向而行的可爱之人。

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福州森林消防大队队长黄谷霖。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一句感激,一份责任感,一次触动

消防员是端着水枪,离火场最近最危险的一群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生死一线的经历并非人人都有,但职业生涯少不了危机四伏。但为何选择这份职业,又为何留下,神采飞扬的消防员们讲述的理由大多简朴,一句感激,一份责任感,一次触动。

图为可以升高90米的登高平台车,主要适用于高层住宅人员营救。王东明 摄

图为可以升高90米的登高平台车,主要适用于高层住宅人员营救。王东明 摄

从业超过二十八年的“兵王” 涂颜淼:

涂颜淼是消防业内受人敬重“兵王”,这一响亮的称号是大家对其各项军事技能都处顶尖水平的肯定。

从业28年来,涂颜淼赶赴过2005年的“龙王”台风灾害现场,支援过汶川地震救援,参与过4000多起社会救助。他说,只要身体条件允许,会在消防员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涂颜淼(中间)。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 供图

涂颜淼(中间)。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 供图

涂颜淼对第一次出警的情形历历在目,当地老百姓的一句“还好有你们”他记在心里28年。28年来消防员涂颜淼扎根基层一线,他告诉记者,老百姓的鼓励、掌声、和感激的拥抱,是坚持他走下去这条路的动力。

“大家有危难的时候,会守护他们的平安。”这是涂颜淼对这份职业的承诺。

涂颜淼(右二)。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 供图

涂颜淼(右二)。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 供图

“二次入伍”的“新”兵胡东林:

1992年出生的胡东林是一名“二次入伍”的“新”兵。第一次当兵,胡东林坦言更多是因为家人的期望。入伍第五年时,因为个人原因胡东林选择退伍。

胡东林。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胡东林。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回去一年半的时间,胡东林从事过万的高薪工作,但是感觉很空虚。他经常想起自己在队伍时与大家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执行任务的日子。

今年三月多,听闻四川木里火灾,许多消防员为国捐躯,想着最小的年轻的19岁为祖国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觉得之前自己当了五年兵就觉得自己对国家的贡献已经够了,很后悔,觉得自己像“逃兵”一样。

第一次入伍,是被分配到消防,“二次入伍”,胡东林主动选择了消防。

胡东林。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胡东林。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现在又回到了当初自己当班长的班里,再当“新”消防员。队友都是自己以前熟悉的,他感到很亲切。但是发现退伍前,自己带的新兵已经当了班长了,会有一些失落,更加后悔当初选择退伍。

“虽然外面也常说的一句话,消防消防,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胡东林说,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未知数,不知道危险系数有多高,但是出去了才知道,自己多么热爱这个职业。胡东林未来已打算将其作为终身职业。

胡东林。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胡东林。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二次入伍”的“95后”李建:

和胡东林一样,24岁,笑起来会露出一对虎牙的李建也是一名“二次入伍”的“新”兵。

李建将新式扑火服拍给妻子看。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李建将新式扑火服拍给妻子看。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消防转制改隶后,受限于有限的转改名额,许多原隶属森林武警的消防战士中大多离开队伍。

“当时其实自己是不想退伍的,但转改名额有限,很遗憾没机会留下来了。”2016年李建退伍后,结了婚,找了份安稳的工作,但他仍不时怀念队伍生活。

他等到了机会。今年1月,得知武夷山招录消防员,他背着家人报名。“二次入伍”,他十分明确,“就是要当消防员”。

李健担任队列小教员,协助班长进行队列训练。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李健担任队列小教员,协助班长进行队列训练。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回归队伍不久,他就随队第一次跨区域前往湖北孝感增援。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视频中,孝感火线绵延数十里。李建没见过这么大的火。

抵达受灾地,火势已弱。扑灭余火当夜,消防员们在当地学校住了一宿。“学生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在黑板上写,消防员叔叔们辛苦了,感谢你们的支援。“数月过去,当时的那份触动,李建仍是“难以表达”。

但李建心中骄傲,“能够得到群众认同感和关爱,觉得很光荣。

如今大家都知道,消防员是一群在岁月静好的背后,守护者我们万家灯火的英雄。但曾经,消防员不过被普遍认为是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

李建记得,第一次入伍时,想拿枪当特种兵的他被分到森林武警,当时没有失落是假的,“以前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兵种”。

图为消防员进行山岳救助演练。 王东明 摄

图为消防员进行山岳救助演练。 王东明 摄

武夷山森林消防大队五中队队长: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是什么?

刘广明是武夷山森林消防大队五中队队长。他说,在一些灾害现场,奔赴火场的消防员,先评估火灾发生区域的安全程度,研究“怎么进入怎么灭”。

刘广明。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刘广明。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但是大家觉得你们太慢了,觉得你们程序不对,方法不对。”刘广明有些无奈,“我们经过大量实践,会确保安全快速有效地把火扑灭。”

消防员在武夷山九曲溪的峭壁下,进行吊绳运送、索绳横渡的训练。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消防员在武夷山九曲溪的峭壁下,进行吊绳运送、索绳横渡的训练。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刘广明经常看新闻评论,看到“蓝朋友”这样的字眼会会心一笑,网络世界对于消防员的认可,他心存感激。

私下玩短视频,刘广明关注的多是救援类内容,他的目的很朴素:想多学一点,自我提升后再传授给别人。

刘广明。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刘广明。福建省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入伍八年,刘广明成为一名新手爸爸。森林消防需要24小时战备执勤,两个月前孩子出生,队内吃紧的任务让他与孩子只能聚少离多。

刘广明不舍却也很清醒:“这也是一份职业,我们要有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改制转隶后消防员的春秋常服。王东明 摄

改制转隶后消防员的春秋常服。王东明 摄

去年十月,改制转隶后消防员的春秋常服变为蓝色,加上白色帽子,被认成海军的次数也变多了。甚至有些人还会将他们与保安混淆。

既不是海军,也不是保安,刘广明期待,“大部分人能认出我们”——我们是一名光荣的“消防员”。

他们时刻严阵以待,

平时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训练只为

做一名勇敢且专业的“逆行战士”

守护万家灯火

这群平日“蓝装”,战时“橙装”的男子汉,

既不是海军,也不是保安。

他们期待不过是,

“大部分人能认出我们”

他们流的血和泪

换来的是我们的安与乐

再看到他们时,

希望你我可以亲切地说一句:

辛苦了,消防战士!

因为他们不是别人,

他们是光荣且无畏的“消防战士”。

作者:郑江洛、彭莉芳、王东明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vsyu.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碑林区法院深入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

    2019-11-08 12:51阅读

    陕西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项目举行竣工验收仪式

    2019-11-07 23:06阅读

    未央区副区长程希文带队检查未央区铁腕治霾工作和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情况

    2019-11-07 09:48阅读

    县长陈旭辉督导检查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专项行动工作开展情况

    2019-11-05 19:13阅读

    守从税初心 担税务使命 长安区税务局扎实开展主题教育

    2019-11-04 19:35阅读

    雁塔区委书记赵小林到区委办党支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讲党课活动

    2019-11-02 10:55阅读

    从重症监护病床上发出的扶贫“指令”

    2019-10-31 22:11阅读